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没错是族长/


我要懒死了,所以更不更不一定【慎】
【我最喜欢挖坑了】
啊,存稿完了,我也完了【不,其实还会更,慎】
因为我喜欢一下看到好多更新,所以我自己的文也都会攒着然后一下好多更新【慎】
OOC【慎】
脑洞少,文笔算能看,啊,也就是能看而已【慎】
/幸福与爱是属于他们的,所以一切错误是我的/


那,下面文


/六/

等鼬来到那里的时候,那只熊已经等在了那里。它站在一盏路灯的光晕下,十分明显。

他从一座平房的屋顶上跳了下来,整了整自己因为快速奔跑的衣服,平定了一下呼吸,从黑暗的夜色里走出,来到那只熊的面前,认真的看着他。

“我来晚了,抱歉。”

“没事没事,我只是习惯早等而已。”那只熊的身体里传来笑声,“这身衣服是老板送给我的,本来我是想直接把它脱了来见你,可转念一想你可能就找不到我了,于是作罢,呵,那就满足一下你这位大孩子的好奇心,给你看一下我的真面目吧!”

怎么可能找不到你。鼬想,你的样子、特征,他即使化成灰都记得。而且什么叫做大孩子,他还差一岁就成人了好吗?

鼬点点头,示意他会好好看着的。

于是那只熊就摘下了头套。

一阵风吹起鼬长长的头发,他睁大了眼睛,无比留恋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的脸。

棕色偏黑的自来卷,由细到粗的眉毛,极长的睫毛与上挑的眼角,漆黑正直的眼睛,有点蒜头的鼻子,薄薄的唇,瘦的发尖的下巴。这些排列组合出来了一张清秀的脸。

“止水。”

鼬忍不住叫出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果然你是知道我的,敢问阁下大名?”止水毫不惊讶,利落的将身上的玩偶套装一股脑地脱下来,细细的将头和身子放气,叠好,然后那看起来鼓鼓的东西就变成了规整的衣服,最后,被止水塞进一个白色的纸袋里。

现在的止水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一件墨绿色的V开口毛衣,下面是黑色的裤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文雅的大学生。

“宇智波鼬。”

“果然,你也是火影忍者里面的人物啊。”止水笑着说。

“火影忍者?”鼬皱了皱眉。

“啊,就是一部漫画,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边走边谈吧。”

“嗯。”鼬回应道。

他们边走边聊,到了一家甜食店,止水提议进去坐坐。

理所当然的进了店,他们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继续刚才的话题。

一路上,鼬已经用简洁明了的话语向止水叙述了他失忆之前所发生的事,虽然没有告知细节,但是把大体发生过的都讲了一遍。

“这么看起来,似乎和火影忍者里面发生的事情几乎是一样的呢,虽然有很大偏差,但剧情还是没怎么变的。”止水做了个最后的点评,并没有顺着鼬的意提及宇智波。他看向鼬的视线被灯晃的飘忽不定,开口,问到,“那么我们究竟属于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鼬愣了一下,没想到止水会问这个。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五岁时止水找他修炼手里剑,一直到止水把眼睛给他跳崖自杀,他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他们按部就班的成为朋友、兄弟、挚友。

当然是挚友了。那一瞬间他想这样开口,可是他止住了,他们的情谊似乎在挚友之上,似乎一个简单的挚友二字无法描绘出他们之间的感情。

气氛一瞬间有些尴尬,坐在鼬对面的止水发现了鼬的欲言又止,不声不响的开口,打破了两人间凝固的气氛:“来,甜点到了,尝尝吧,鼬。”

毫无距离感的称呼让鼬一下子回神,他盯着面前被止水推过来的布丁,知道是在给他台阶下,于是他就顺着这个楼梯走:“止水呢?”

“啊,我工资很少,尤其是一个没有居民证的人找工作很艰难的。所以也就能请你吃个甜点,真是见笑。”止水抓了抓头,有些难堪的笑着,“不过我还是能支付得起,见笑见笑。”

见此,鼬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请求:“那我宇智波鼬诚邀宇智波止水回到宇智波一族来,请您务必接受。”

“哪里哪里,这么见外。”止水推脱道,他思考了一会,随即回应鼬,“我是一定会回去的,不过不能如你所言,毕竟我现在连忍者都忘了是什么东西,战斗水平肯定是为零的弱者,这么跟着你回去,我会看低自己的,所以……”

“所以?”鼬疑惑的看着止水,他明白止水那种不想吃白饭的心里,可是按他的意思,不会是要为宇智波一族打工吧。

“所以,请务必让我为宇智波一族工作。”

自己的想法被验证了,可鼬却一点都不开心,止水是一族的英雄,怎么可以为宇智波打工呢。他正打算驳回,却见止水一个低头将头抵在桌子上,以一种请求的语气继续说道:“我不想受到另外高级的待遇,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想回到族地,请你一定给我个工作,让我不觉得亏欠。”

鼬心里一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挚友向自己低头,这个自我牺牲的人完全不顾及自己歉意的感受,倒是对自己请求了起来,鼬为他感到不值,只得认命的开口答应:“好,我同意,只不过职务要我来定。”

止水闻言抬起头,把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两个月牙:“果然还是你懂我啊,鼬,谢谢了。”

在鼬眼中,这个笑的一脸满足的人简直就是一只狐狸,加上那过分长的睫毛和上挑的眼角就更像了。他明明知道这样向自己低头会让自己心软,可他就是这样光明正大地做了,这点让他哭笑不得,只能说自己傻却也心甘情愿的掉坑里了。

这似乎有些靠近他们以前的生活方式了。总之也不赖,不是嘛。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