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大少
嘛,这是个坑,不过我会尽力填的。
我脑洞不大,文也不是那么好看,就是平平淡淡的,没太大转折。
OOC预警【慎】
文笔能看,啊,也就只是能看而已【慎】


那行,下面文



/二/

“呦,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啊。”

“卡卡西桑吗,”鼬从高高的文件堆里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看向蹲在窗台,手里抱着一打文件袋的白毛上忍,没有去吐槽他上回才答应走门进来的事,“今天也辛苦你了。”

“啊,一点都不。”卡卡西跳下窗台,走到鼬的办公桌前,把四袋文件放到他未看的一摞去,于是那好不容易减下去的文件有毫不留情的增了上来,“这是火影大人对宇智波的分配以及要求,还有一些待商议的部分要你先写条款。”

“嗯,我会看的。”鼬被卡卡西走近而带过来的寒气冰了一下,把自己裹的更深一点,他点点头,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拿起笔,打算继续批改文件。

卡卡西却毫无自主离去的意图,他双手插兜,抓抓头,带着不经意的语气询问鼬:“我今天买盒饭的时候人家小姑娘有多给了我一份,我正愁吃不了,你要不要?”

鼬写完最后一个字,将手里的文件放到已阅的那边,他抬起头,因为知道有人关心自己脸色柔和了一点:“那谢谢卡卡西桑了。”他起身,从地上捡起几根专门用来扎文件的扁宽白绳,低头将已阅的文件一打打捆好。于是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没来得及束起的头发就理所当然的顺着肩膀滑倒脸两侧。这时这个专业工作狂才察觉自己从凌晨一直忙到中午,都还没有休息的事实。因为他要是休息过的话,那就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的。

“失礼了,”鼬飞快的把头发捋到耳朵后,并将着几打文件交到卡卡西手上,“有劳了,卡卡西桑。”

卡卡西把它们接过来,夹到胳膊与身体之间,眨了下眼又看了眼鼬,他挥挥手当作告别:“行,那我走了,一会我把饭给你带来,好好工作吧,拜。”

鼬目送卡卡西跳出窗外,咳嗽几声,将头发规规矩矩的梳好后继续一头扎到文件里面,开始了工作。

灭族事件过后,木叶似乎对宇智波的监视放松了,火影宽宏大量,一释前嫌,在高层的会谈中为宇智波力争益处,并有意将宇智波一族调到村子里,让他们多少接触到高层当中,甚至有几个被选中进了暗部,一个做了火影暗卫。而且木叶还会给宇智波一笔不可小觑的钱财,予以安抚群众,修建灭族之夜被损坏的房屋。从这几点能够看出火影深深的诚意。而这边宇智波的反馈也不错,他们与所有家族一样,都不想被村子排斥,于是也趁此时机好好地配合着。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进行着,不管是村里还是家族,都希望能够与彼此友好相处。

“咳、咳咳咳……”鼬捂着嘴,隐忍的咳着,灭族之夜开始产生的连续的咳嗽使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毕竟一个人杀了半个族的人实在太勉强,那夜过后他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也都受了不轻的重伤,以至于遗留下了后遗症。但他并没有将这种遗留下来的小病小痛当事看,只是觉得这种就是冬天的轻微感冒,咳过一阵就好了,所以只是忍着,并没有休息。

“你休息一会会死吗,哥哥。”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书房门口传来。

鼬扭头,带着歉意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抱歉,吵到你了吗,佐助。”

因为佐助还小,所以生气时的脸鼓成一个包子,白嫩嫩的,让鼬有一种想要过去揉揉他的冲动。他努力辩解道:“怎么会!只是你一直在工作……还生着病,我有点担心而已……”声音越说越小,他本来就不粗的嗓音,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简直能和蚊子比拟,从鼬那里压根听不见什么声音,但佐助的脸还是在说完这句话时骤然红成了苹果。

在充满诡异的一顿之后,佐助飞一般的把一个饭盒放到鼬面前,然后警惕的又退到门口,躲到门后面,眼巴巴的看着鼬,虽然脸上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可眼中透露着他大脑所想,叫嚣着哥哥快去吃我给你亲手做的爱心便当。经历了灭族之夜的佐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会和哥哥撒娇的小孩子了,在亲眼目睹父母身死的那一夜,他明白了很多,也成熟了许多。他虽然不会撒娇了,但还是以自己别扭的方式关心着鼬。

“卡卡西桑的饭这么快就到了吗,多谢你帮我拿过来了,佐助。”鼬看了眼饭盒,对着佐助笑笑,继续低头工作,以至于错过了佐助眼里的讶然与失望。

“……啊对,就是卡卡西给你送来的,你知道就好。我去修炼了,你休不休息好自为之。”

鼬看着手中的策划胡乱的点点头作为回应,脑袋里却一直思考着还有什么需要与木叶权衡的。

佐助见此气呼呼的拔腿就走,走时倒是没忘了带上门。

大概过了几刻钟,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子上,是前来送饭的卡卡西。

他把饭放在鼬的桌前,只是默默的看着鼬,没舍得去提醒他。

鼬工作的样子很专注,深邃的黑眼睛盯着文案,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眨几下,似乎在琢磨着什么。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歇,修长的手指操控着一支毛笔不停的在纸上批住出清秀的小字,证明他的观点与意见。最后批完这张纸,在需要签字的地方端正的签上自己的大名,随即又换下一张。鼬工作时很安静,只有笔与纸触碰时的沙沙声和纸张被掀起时特殊的清脆声。

卡卡西没有去打扰他,幽灵一般从窗子离开了。

鼬这一工作就又到了晚上,直到佐助前来收饭盒时他才反应过来他自己还没吃饭。

“抱歉,我还没吃。”鼬放下文件,将桌上整理出一个供人吃饭的地方,他抬眼去看桌上的盒饭打算把它拿过来吃掉,却发现盒饭有两个。

“卡卡西多送了一份吗。”他疑惑道,抬头,正巧看见佐助死死咬着唇的嘴和闪着委屈的纯黑色眼睛,“佐、”他刚要叫住那个全身上下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孩子,就看佐助一个转身,开门,利落而别扭的走了出去。

鼬心里灵光闪过,随即恍然大悟,他脑海里想着那个倔强的小小身影,按照记忆中所记得的,微笑着打开了佐助送来的那份食盒,食物看起来搭配的十分营养,左边有用水烫过的小蔬菜,也有用油炸过的小章鱼,右边是中间镶了一颗红枣的米饭,一粒粒的看起来十分筋道。

鼬用插子插了一个小章鱼放进嘴里,有些烧焦的感觉通过舌头传到大脑的味觉中枢,他认真体会着那份有些苦涩的味道。却感觉自己心里甜到冒泡,全身心上下都是满满的幸福。

他细细的咀嚼着,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即使口中被塞的满满的,嘴角也一直都是上扬的。

“谢谢了,我可爱的弟弟。”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