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那个,其实这章没有止水。【我在写什么】
OOC【慎】
文笔渣【慎】
不一定更【慎】

那下面文

/十五/

后山练习场,纹正在苦练暗器。

猛的,八枚手里剑破空,紧接着,已经千疮百孔的木桩上传来了纹熟悉的声音。

「哆哆哆哆哆哆哆哆」

“八枚全中。”纹在距离木桩五十米的地方一下子拽下眼睛上蒙着的白布。视线顿时明朗,他咧着嘴对一边指导他的鼬笑嘻嘻的说,“怎么样师傅,可以教我接下来的了吧?”

鼬不难从他的语气中听出自豪来,但令他注意的是,纹的语气并没有一点小孩子在成功时的骄傲自大。虽说是这样,仅仅是中了一次鼬也不可能把那种高级的手法现在就教给他:“现在还不行,你要先打好基础。”

纹听闻反倒更加兴致勃勃了,他几个纵身把插在木桩上的手里剑拔下来,然后走回原位,全身都闪着自信的光:“老师说得对。不过等我练好……呼……您一定要教我哦!”

鼬欣慰的勾勾嘴角,靠着大树继续看那个孩子修炼起来。

正当他们训练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做完任务一心找哥哥的佐助终于到家了。他打开门说了声“我回来了。”在并没有得到恢复的情况下轻车熟路的来到鼬的书房,打算叫自家哥哥下来吃饭,可打开书房后他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哥哥?”

佐助探头探身仔细观察着每一个地方,在排除了哥哥藏起来了的情况下,他在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那是鼬的笔迹,清秀而有力:

佐助最近几天都无法陪你吃晚饭了,抱歉,冰箱里我做了饭,你吃吧。我在后山教一个名为纹的徒弟,昨天和你说过了,你要是没事就来找我吧。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学生。

——宇智波鼬

“我就说……!”佐助把这张可怜的纸条紧紧攒在手心里,把它捏的皱皱巴巴以缓解心头之气。

本来哥哥整个都是他的,之前被止水抢了一大半,他已经愤愤的默认了,这回这个叫纹的人又要把他仅剩的哥哥的1/2再抢走一半吗?!

简直忍无可忍!

佐助冷哼一声,顿时整个书房的温度都下降了一层。

他决定去后山看看,弄明白这个宇智波纹有什么好的,竟然能让哥哥如此的重视他。

---------------分割线---------------

接下来纹练了多少次鼬已经数不清,但他只记得,只要是这孩子脱手的手里剑,就没有一个是不中的。曾经还有一个手里剑被扔的极偏,但还是以一种诡异的弧度绕了回去,浅浅的钉在木桩的边缘。

而作为代价,是这孩子早就被汗浸湿的衣裤和几乎已经成负数的精神力。

“纹,不要练的太狠了。”鼬提醒道。记得他小时候也是有一次,因为修炼太猛而左腿抽筋右脚扭伤。那次要不是止水在,自己第二天能不能出任务都说不定。

纹疲惫的眼里露出坚定的神色,他笑着咬咬牙:“我知道……呼……师傅,练完这最后一次我就休息……母亲还要我照顾呢。”

接着,又是八声手里剑命中的声音。

鼬看着那个孩子小跑着收了手里剑颠着过来,拍拍身边叫他坐下休息。于是纹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大喘着气就打算伸手拿水壶。

“先别喝,对身体不好。”鼬在纹哀求的眼神中毅然决然的拿走了曾经近在咫尺的水壶,然后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你很努力,一上午就能够练出这样的成绩。五十米的距离不算远,但是在你这个年龄段能够在这种距离中全靶的还真是少。”

“那是!”纹对水壶的怨念立刻被鼬的鼓励吸引走了,他话题一转,脸上一对星星眼眨啊眨的,“那师傅能教我更高级的手里剑术了吗?”

“嗯。”鼬点点头,看他气息稳定了一点将水壶递给他,“如果没问题的话,下午我会教你的。”

“太好了!”纹接过水壶小口小口的喝起水,眼神透着雀跃,他兴奋的做一个好奇宝宝,“那师傅给我讲讲下午要学的是什么吧。”

“嗯。”鼬点头,开始耐心讲解,“下午要学的是操手里剑。所谓操手里剑就是用钢丝操控手里剑移动,以便达到更上一层楼的命中率。当然,这个术可以配上火遁忍术,在奇袭的加成下,这种结合术会用出很不错的效果。”

“哦,原来如此。”纹低下头默默沉思,片刻,他抬起头,一脸认真的求教,“那,这个术对上忍的用处就不大了吧?”

“是的,上忍不是菜鸟,这种靠突袭的术只能用于下忍或是普通中忍。像是上忍一类的,除了防御性太弱的,是几乎不会有人中招的。”鼬总结着自己的观念,对自己好学的学生解释起来。

正当他们聊的正起劲时,一声诡异的叫声把他们都逗笑了。

纹红着脸按着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说:“师傅,不好意思,我的肚子它叫了。”

鼬忍俊不禁,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拿出自己准备充当晚饭的一个饭团递给纹,“吃吧,填填肚子。”

“那谢谢啦。”纹不客气的接过,感谢的吃了起来,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才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师傅你不吃吗?”

“我的话运动量不是特别大,不用吃。”鼬坐在他身旁托着下颏看着他吃,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突然多出个弟弟似的。想到弟弟就会想到佐助,顿时他心底一片温暖,连表情也柔和了几分。

纹看似专心致志的吃着东西,实际上看似不经心的捕捉到了鼬那一瞬间的波动。

突然,鼬眼神一凛,敏锐的在树丛中发现了正在跑开的佐助。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并没有在意,只当佐助有什么事着急先走了。唉,真不巧,明明他有给佐助留纸条叫他过来认识认识这个新的小伙伴的。

休息结束,鼬开始教纹操手里剑的运用。

鼬教的很精妙,纹也学的很认真。所以在纹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它堪堪学会后,鼬心中的满足感就像海绵吸水般的要溢出来。

他微笑着拍拍用期待眼神望着自己的纹。

这是我的徒弟。他想。

以至于这样的满足感在他回到家中还有剩余。

家里一片漆黑,不像平时那般温暖。一直以来都会出来接应自己的那个小孩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了他,感觉家里变的有些冰冷。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呢。鼬想。可是自己做的饭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的啊?

抱着这样的疑惑,鼬走到了佐助房门前,轻轻开口询问:“佐助,睡了吗。”

房间里很是安静,没有人回应他,鼬也不着急,就那么站在门前等着。

许久,房间里传来被子移动的声音,随即一个熟悉的稚嫩声音就顺着传出,听起来还有些不服气和一丝丝的郁闷:

“没有。”

佐助抱着被子坐起来,看起来孤零零的,他的耳朵一直想听到外面的鼬声音,可是一句回应都没有。时间变得粘稠,佐助有些不耐烦。

这是几秒钟在佐助耳里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他踌躇着,想着要不要过去看看情况。

突然门外有了声音,那是脚步离去的声响,佐助想都没想的就冲到纸拉门前,一股想阻止鼬离去的感觉油然而生。可到门前他却呆住了,因为那脚步声正在逐渐靠近他。

“佐助,晚饭我热了下放在这了,你一会记得吃。”

「刷」

拉门被猛的拉开,佐助一个熊抱就狠狠撞进鼬的怀里,双手紧紧的勒着鼬的腰。

鼬有些不知所措,他虽然还是不懂佐助为什么会突然情绪波动这么大,但联系到之前佐助跑开的时候,他多少也明白了一点。

一只手抱着佐助,一只手缓缓的顺着佐助的头发,发丝还是那么支棱,摁下去就又会弹起来。

佐助转了转脑袋,贪恋的在鼬怀里吸了一大口气,他抬头,坚定的望着自己最喜欢的哥哥:“不准离开我。”

鼬揉乱佐助的头发,目光如水,带着丝丝温柔:“你一天到晚到底在乱想什么?”

“不准离开我。”佐助不为所动,眼睛直直的盯着鼬,坚定的重复着这句话,像是下了好大决心才不让自己动摇。他的眼神充满着渴望。

“怎么会。”鼬好笑的点点佐助的额头,不知道自家弟弟的脑回路又偏到哪里去了,“不要乱想,我怎么会离开你。”

“……嗯。”佐助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把脑袋深深埋在鼬怀里又蹭了蹭。

果然哥哥是爱我的,永远永远、一直一直!

“佐助,饿了吧,饭趁热吃。”

“嘻……不说我也知道!……还有……”

“嗯?”

“明天……我要见识见识那个纹的厉害。”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