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干巴巴巴的过渡章,很干很干【慎】
OOC【慎】
懒死我,更不更不一定【慎】
文笔就是渣渣渣渣渣【慎】


嗯,下面文


/十三/

「哗」纸门滑动,听见落在木地板上熟悉的步伐,鼬知道是止水回来了。

“回来了。”鼬在厨房吃着早饭,抬眼望着扒在厨房门框上,只露一双眼睛,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止水。只感觉被一只贪恋主人的大型金毛/黑毛?/盯上了似的。

感受到他今天的反常,鼬招招手让他过来,打算为他梳理梳理情绪:“怎么了?突然。不是你自己想去领任务的吗?”

“不、不是。”止水为自己辩解道,眼神略有点委屈,“我向火影大人表达了自己想为木叶出力的意思后,他大手一挥给了我一个长期任务。这样我得接近有两个多月见不到你了。”

鼬盯了他一会,叹口气,放下筷子,感觉像是原来还小的佐助在和自己撒娇。他在止水粘腻的视线中将餐具洗干净后,洗了洗手,擦干,向扒在门框上的止水走去。

他低头看着这么大一个人扒在厨房门框上不由得好笑的蹲下来,戳了戳他的额头:“又不是永远也见不到了,你不是也想为木叶出力吗。”

“虽然是这样,可我会想你的。”止水脸上的委屈消失,突然一本正经的直视着鼬,双眼清晰的倒映着他的影子。

“嗯,我也会。”鼬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可是心脏的加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的,“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止水的眼神又变的依恋的不行,粘粘乎乎的让鼬一阵好笑。

“那收拾收拾准备出任务吧,这也是相当你失忆后第一次出任务,小心点。”鼬站起来,觉得他的卷发毛茸茸的,就又摸摸他的头。

止水将鼬的手从头上拉下来,在这只秀气的手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做出单膝跪地状,他抬着头,虔诚的像是在对待自己的信仰:“好的,我知道了。”

鼬有些讶然,感受着手背温热的触觉,觉得手上的温度似乎沿着四肢把脸也燃烧起来了:“好了好了快去吧,别耽误了任务。”

止水对鼬笑了下,跑上楼收拾东西。

然后止水走了,在鼬的注视中消失在木叶的大门口,只留一句“等我回来。”就在郁郁葱葱的树叶里消失了。鼬回到书房,感叹着止水的身手似乎又变好了,打算也加紧自己的修行。

紧接着止水刚一走,宇智波的高层就召开了会议,把鼬从还没坐热的椅子上拽了起来。

鼬在通往宇智波祠堂的路上,心里早把这事弄得一清二楚。

高层肯定以为止水是木叶那边派出的人,在监视着自己。鼬叹了口气。止水刚走就把自己叫过去,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了,希望不会太过头,以至于成为引起战争的引线,不然的话……鼬攒了攒紧握的拳头,不去想最下等的后果。

宇智波祠堂很是静谧,外面有一层肉眼看不见的结界,只有宇智波一族的人才能够入内。

这也是为什么宇智波每召开一次家庭会议就会引起一波木叶的重视,一来是宇智波本身的异心,二来就是这个封闭的祠堂吧。

你想谁会在一个无法透露一点风声的祠堂里开那么多次会议。想想就会明白了吧。

刚刚步入祠堂,就听见了长老们的争吵声。他们像是当鼬这个族长不存在一般,旁若无人的自说自话,看来是想给这个新上任的族长一个下马威。

鼬也不着急,径自走到自己应该坐的主位坐下,静静的把他们的争吵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然后将可利用信息整理出来。

无非就是什么新人培训的问题,重点提到了一个人——宇智波纹。这个孩子的名字鼬也听过,似乎是个天才。

觉得是时候了,鼬开始放出自己身为族长的气势,仅仅是二分之一,那股磅礴又带着肃杀的气息立刻让在场的每一位都闭上了嘴。

“族长大人。”长老们做出一副恭敬的态度向鼬问好。在座的既然没有在灭族当晚被杀,就说明他们还是会看形式的。各自的态度可见一斑。

“好了,叫我来什么事。”鼬收回气势,严肃的看着大长老宇智波明,示意他回话。

“族长大人,是这样的。宇智波的一批优秀人才已在昨天测试完毕,我们想要您重点培训这些孩子。”宇智波明顿了顿,做出一番为难的样子,皱着眉头道,“只是,不知道您的意思……?”

鼬自然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为了不惹这位曾经做出那等遭天谴的大事的族长生气,他们使用了延缓之计,打算先试探试探他。

“选出来了啊。”鼬点点头,不发表见解。

“然后还有一事,就是这位宇智波纹,我们希望您能收他为徒。”长老递给鼬一份带照片的介绍。

鼬接过,仔细的看起来。这是一个长得很像佐助的孩子,只不过在后脑勺似乎有着一个辫子。要是让宇智波斑见到了,一定会喊着泉奈泉奈然后扑过去抱住。

这孩子今年五岁,不管是体能、敏捷度、耐久性都远远超过同龄人,体术更是超过了大部分将要毕业的忍校学生,确实很有天赋。

“嗯,我会处理的。比起这个,你们还有什么事,不要吞吞吐吐的,尽管说。”鼬将这份材料收起来,知道这只不过是前戏,他环视了长老们一圈,不想再与他们多费口舌。

宇智波承发言:“族长大人,对于灭族一事我族损伤严重,年轻一代还没有成长起来,可谓是青黄不接。为了我族在木叶的地位,我们希望能够在暗部插几个人,不知族长意下如何?”

“暗部现在已经有四个是我们的人了,现在宇智波的地位相比以前算是抬高了许多。而且现在我们应该重视的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宇智波的发展。”鼬款款道来,完全无视了宇智波承话语中的别样意味,“青黄不接不是问题,小辈们还没有成长起来,所谓兵不再多而在精,这道理想必你们也是明白的吧。”

众长老各自对眼相视了一下,然后点头连连称是。

鼬看出了其中一小部分的异心,开口浇灭了他们还没成形的火苗:“提倡青少年忍者的发展并不等于我同意你们有不轨之心。”鼬眼神一凛,似乎又变成了那夜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所以管好你们的脑子,把它们用在正道上。”

长老们被鼬看的心神不宁,一颗心悬得老高,几乎不敢直视鼬明亮的双眼,只得点头称是,有的沉默不语,有的小声嘟囔。

“我会训练你们提选出来的童子兵,也希望长老们能协助于我,再次共创宇智波的辉煌。”鼬放了软话,也说出了心声,他眯了眯眼,见下面一阵感慨和赞同,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欣慰。

“嗯,那么散会。”

他知道这些长老的本质是好的,只是不能太过偏执,重复了父亲那绝望的道路。

长老们陆陆续续的离场,鼬坐在主位,目送他们。

宇智波的祠堂在长老们走后再次变得冷清,这座屹立在宇智波族地中心的祠堂在现在看来是那么萧条,只有一抹古韵仍存。

“有什么事吗。”鼬转头看向唯一一个还未离场的女长老。这位长老名叫宇智波千绘,二十出头的样子,很年轻,是新选拔上来的,聪明能干,脑子也不是那么传统,能看到整体的发展,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那位宇智波纹确实是个天才,”千绘开口道,“相比之下天赋极为接近族长你。”

“嗯。”鼬点头,眼睛亮了亮。惜材之心人之皆有,何况是宇智波鼬。

“纹非常有大局观,是个挺好的苗子,仅仅五岁就能像成年忍者一般思考,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要形容他的话那大概就是有你的沉稳,斑的骄傲和止水的精细吧。”千绘对于这个孩子有着非常高的评价,那孩子的一举一动皆透露着宇智波一族的风范,她十分喜欢那个孩子。

“我会去看的,多谢你的分析。”在听了千绘的推荐后,鼬才真正有了想要一见的念头,千绘很实在,不会说虚话,所以鼬打算去试试那个孩子,看看是否真的如她所说。

“嗯,我明白。还有,他是宇智波斑叔叔那一脉的孩子,天资极高,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在后山修炼,这孩子还没上忍校,几乎一天都埋在哪里,什么时候去都行的。”千绘起身,眼怀深意笑了笑走出了祠堂。

“我知道了,麻烦你了。”鼬对这位女忍者有了一丝好感,打算一会就去后山看看。说起来佐助也经常在那里修炼呢,以后可以介绍给他一起。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