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大晚上的兴起发一篇,嗯
OOC【慎】
懒,完不完结不一定【慎】
文笔渣渣渣【慎】
这章有点苏【慎】


嗯就这样,下面文


/十一/

事实证明,即使三代目表示团藏、高层都交给他,但他还是小看了团藏那颗渐渐为木叶腐烂的心。所以在止水回归的第二天,火影还是拗不过团藏,将他叫到了火影办公室。临走时,止水向鼬再三保证自己会没事后,毅然决然的在鼬复杂的视线里离开了宇智波大宅,向着火影楼的方向走去。

这一去,就是四天。

鼬保持着平静,在这四天里向宇智波的高层为止水的事权衡的很好。高层表示同意在宇智波房屋修缮计划中加上屋主止水的名字,并在身为族长宇智波鼬的决定下将上忍止水定为族长辅佐。

于是鼬颇为满意的在自己书房里继续批改文件。他虽然为止水数天未回而着急,却一点都不担心他,因为他相信止水,相信他一定可以将这事办的很好的。

这几天里,佐助一直为鼬的休息提供了大大的作用。自从有了止水给他发布了“不能让鼬累着”的任务后,他一直都充当一个小闹钟的身份,无时不刻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时时刻刻用止水这个名字硬生生的把这个工作狂的生活规律改了个大翻天。搞得他现在竟然能够抽时间在工作时的饭点上吃上一日三餐。

这真是可喜可贺。

佐助在厨房炒完饭后感叹道,他看着眼前食盒里的小章鱼,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艺都因此而变好了。嗯,什么时候做给那个吊车尾尝尝,他想着,手上装盒的速度又快了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春雨贵如油,下的满街流。在木叶的人们的期盼下,春雨淅淅沥沥的在一天清晨下起来了。雨水带着灰尘的气息辞旧迎新,而木叶的新年祭典也在同一时间开始了。

这天一大早佐助就开始在家里忙活起来了。他将早早做好的红色、画着三只连起来的勾玉的两个大灯笼挂在自家的门檐下,并向里面分别放了一只短粗的蜡烛,准备在夜晚来临时点起来,为这个古老传统的族里添上点喜气。

“哥哥!今天晚上要不要去祭典,听大白痴说有烟花可以看!”佐助开门跑进来,撑桌站在鼬面前,兴致勃勃的发问道。

去年和前年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烟花可以看,这对于一心为了看烟花才去祭典的佐助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虽然忍术也能够造成火花给他看着玩,但他还是觉得祭典上绽放的烟花更大气,更美丽,而且旁边还有哥哥,别提有多幸福了。今年有烟花,所以眼馋的佐助是无比的期待。

鼬是看着佐助长大的,怎么会不明白他那点小心思。于是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准备在晚上的祭典开始之前把今天的任务都能做完。

“行啊,我们一起去。”鼬回答。

“嗯!”佐助的眼睛亮晶晶的。“那我去修炼了,毕业时我绝对还是第一。哦,还有哥哥记得要吃午饭。”

“好。”鼬抬眼,目送他紧了紧绑腿关门出去,继续手中的工作。

转眼佐助就这么大了啊。他不得不感叹时间流逝之迅速。想当年九尾来袭时佐助还在他怀里是个婴儿,还那么小,一年年过去了,佐助长高,长大,马上就到了忍校毕业的年纪了,一股家有儿女初长成的感觉席卷内心。鼬微笑着将心里乱七八糟的事情甩出去,认真工作起来。

时间如大江东流水,很快逝去,太阳东升西落,月亮升起,终于到了晚上。

今天的夜晚格外热闹,连僻静的宇智波族地都开始张灯结彩,有了迎春的喜气。族内点起红灯笼,男女老少卸下忍服,穿着传统和服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天,然后向着村子最繁华的地方走去。那里正在举行迎春祭典,敲锣打鼓,热闹非凡。

“哥哥,走吧。”

“嗯。”鼬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佐助一起出了门。如果他没算错的话,今天止水应该就能逃脱那群高层的魔爪,过上普通忍者的生活了。

两人随着人流来到祭典外围,分别卖了一个苹果糖啃着,打算一边啃一边逛。

鼬刚要抬步走入那一片繁华之中,只感觉袖子被谁拉了拉,知道是佐助便回头发问:“怎么了?佐助。”

佐助低着头,沉寂的夜色披在他身上,与那热闹非凡的祭典显得格格不入,他闻言摇摇头,小声嘟囔着:“没事,只是想起了父亲母亲。”

鼬没说话,抿了抿嘴把他带到远离那片灯火辉煌的大树下,拉着他坐下,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满月。是啊,之前来迎春祭都是和父母一起来的。

不过说起来灭族之夜也是满月,相比之下真是讽刺。

鼬拉着佐助的手紧了紧,佐助抬头,红着眼圈不解的看向鼬。

“对不起,佐助。”鼬依旧看着那轮圆月,以佐助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环绕在他周身的感觉太过熟悉,因为在独自一人时,他也会感受到那种气息,那种名为落寂的气息。

“不……哥哥也是因为顾全大局才会这样的。”佐助争辩道,双手紧紧握住那只一只冰凉的手。那件事情过后他确实恨鼬,只是他深刻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向,也理解鼬的思想与感情。他知道其实他最重要的温暖还没有离他而去。那就是他哥哥,唯一的哥哥,鼬。

“但是说到底还是我的错,要恨的话就恨我吧。毕竟兄弟就是与之同在的,我的罪孽无法被原谅,所以被怨恨也是理所应当。”鼬不再去看月亮,而是对上了佐助那双闪着莫名目光的眼睛,他面无表情的脸附上了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霜,却又将温柔隐埋之于其中。

佐助一言不发的像儿时般拦腰抱住了鼬,他用一头扎在他的怀里的方式表示他像以前那样深爱着他。他就这么抱着,缓解着自己的情绪:“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父亲母亲和止水哥都死了。”佐助抽搐了一下。

鼬默默地看着埋头在自己怀里的佐助,一下下的顺着他翘起的头发,静静的听着他诉说。

“我当时吓坏了,躲在一个竹筐后不敢出来。坏人走开了,我从竹筐后面跑出来看着你们的尸体。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佐助能感到自己把鼬的衣服弄湿了,脸红了红,干脆更深的埋了埋,“比起那个地狱,在这个世界上你和止水哥都还活着对我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如果连你们都不在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佐助猛的抬起头,用眼眶泛红镶着泪水的眼睛定定的盯着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讶然的鼬。几秒后,他垂下眼帘,语气放软,“我不会恨你的。不会。”

鼬愣住,手上顺毛的动作也随之停下,他与佐助对视着,两个人都能看到彼此眼中那些纯粹的东西。

“我说你们在这干嘛呢?大好的庆典不去玩在这里讨论恨不恨的问题。真是太对不起好不容易决定放一次烟花的火影爷爷了。”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鼬与佐助转头看向那个不正经的倒挂在树上的人影。

“止水哥你偷听我们谈话!”佐助连忙擦擦眼角的痕迹,涨红着脸对止水埋怨道。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窘迫,好不容易能够和鼬诉说心肠,却被一个人用这么不正经的语气戏弄,总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中还有点气愤。

“其实我也是刚来,小佐助别着急嘛!”止水苦笑着表示自己很无辜,还挥挥手表示自己很清白,“我一直在找你们,好不容易终于从高层那里逃出来准备和你们一起开开心心逛迎春祭,谁知你们在这里裹着一阵生人勿近的气氛沉闷的要死。于是就过来给你们通通气嘛。”

“切,什么啊。”佐助撇过脸,狠狠的啃了一口手上的苹果糖,好像那就是止水似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要明白我和鼬会一直陪着你的,尤其是小鼬哈哈,估计你烦他他都不会离开的。”止水笑嘻嘻的一把揽过鼬,对佐助认真的说。

佐助对上那双眼再加上自己的感情当然再相信这点不过了,并且他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有点毁气氛,于是连忙提议道:“赶紧去逛吧,我可不想还没玩就已经结束了。”

“那就听小佐助的啦!”止水微笑看着这个小孩在前面发布着号令,拉着鼬的手跟在他后面。无言的氛围笼罩住两人,鼬读懂了止水的眼神,那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眼神。

止水就着鼬的手笑着啃了一口他的苹果糖,大声赞叹着好吃好吃,惹得前面的佐助炸的很欢,一直针对他表示不准靠近我哥。而鼬则是一脸幸福的风轻云淡,表示这种事多了就毫无压力了。几个人说笑着逛起了祭典,一起玩的很开心。欢快愉悦的气氛贯串每一个人的心底。

最后到放烟花的时候,止水牵着鼬的手鼬牵着佐助的手横排坐在河坝的草坪上仰望着天空,期待着第一颗烟花的绽放。

“哗”

天空中爆开了一个由众多火花组成的红色不规则圆圈,随即是金的、紫的、绿的、黄的,简直百花齐放无所不有,那些或金或银的烟花屑从空中坠落,他们就像细小的流星雨一般从夜幕中滑下。每一刻的绽放都诉说着春天的到来,所有人心中都暖洋洋的,共同将目光放在了那片闪耀的天幕。

佐助更是看的目不转睛,心里大呼其爽。

鼬也抬头看着华美的烟花,没有任何感叹,只是那么看着,好像那片繁华不属于自己。他更多感受着的,是手指间从止水那边传来的暖意。他转头望着止水,又扭头看看佐助,最后把目光放在相继绽放的烟花上,觉得自己被幸福包围,除了发自心底的快乐,他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鼬的眼底映着烟花的影子,隐约能看出还有两个熟悉的人影。他笑着,觉得这是他看到过的最好、最美的烟花。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