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我修行回来了,证明这篇文没废,我赶紧码了一章。
OOC注意【慎】
懒,完不完结不一定【慎】
文笔一般般【慎】


嗯,下面文


/十/

“春天快到了啊,鼬。”止水看着路边已经在白雪里冒头的小嫩芽,感叹道。

“嗯。”鼬走在他身边,拉着佐助有点凉的小手,打算一回族地就给他煮碗热粥喝着,以免被季节的转换期弄的生病。

“紧张吗?”止水突兀的问道,弄的刚刚一直在想佐助的事情的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转换了一下思想,明白止水说的是他回归族地自己向高层解释的事。

“不紧张。”鼬坚定的看着小路前方。他们现在走在一片森林的小路上,这条回木叶的路看似十分平缓,但是却有着看不见的阻力。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他宇智波鼬就一定会止水完好无损的带回家。

何况这大概也会是火影想要看到的吧,这样就多了一个助力。止水不是普通的宇智波一族的忍者,他没有宇智波大部分族人只限于族群的狭隘目光,他的目光在木叶,在火之国,甚至于在忍界。这类人才的回归对本来就愧对于宇智波一族的三代目火影来说意义重大,所以他一定不会拒绝,甚至还会帮助止水复原战力。这是鼬想看到的。

“哈哈,我就知道,真不愧是我们的族长大人。”止水轻松地笑着,单手挽了个漂亮的花,做了一个标准的英式鞠躬。

鼬不为所动,淡定的走着自己的路。

“哥哥,我能帮你吗?”佐助拽了拽鼬的胳膊,有些好奇也有些生气,他想要帮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两人排除在外。

“佐助,”鼬作深思状。

“什么?”这可算勾起了佐助的好奇心,他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张,要不是正在走路,他绝对会紧紧抓着鼬的胳膊贴着他不放的。

“你把自己照顾好吧。”鼬戳了戳佐助的额头。

“哈?我已经照顾的很好了!这算什么啊。”佐助大失所望,捂着被戳的额头,原本神采奕奕的小脑袋垂了下来,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郁闷颓废的感觉。

“佐助真的想帮忙吗?”止水走到佐助右边,拉着他的另一只手。这时候的这三个人,两个大人走在小孩子的两边,各牵起他的一只手。小孩子转头认真的看着右边的人,像是疑惑着什么。阳光照在他们身上,背影和谐无比。

“嗯!”佐助黑玛瑙般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右边的止水。他要证明自己能够成为他们的助力,他要证明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

“那佐助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止水朝佐助眨了眨眼,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我这个已经被确定死亡的人口突然回村,肯定要接受几天的调查。到时候佐助就帮忙多照顾鼬,不要让他因为我的事让本来就重的工作再加一等,好不好?”

“止水。”

“没关系的,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是有能力面对那些高层的,放心吧。”止水向鼬笑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随即转头看向佐助,对上他那写满责任的大眼睛,“好不好?佐助?”

“嗯!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盯着他的。”佐助恶狠狠的瞥了鼬一眼,好像在责备他总是一工作起来就不注意休息,“我一定会!”

鼬突然感到一阵凉气从后背窜上来,他看向自家弟弟,找到了寒气的源头。佐助则是一扭头,装作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是他心里其实是在开心的想着以后要怎么用止水这个虎头符来好好劝自家哥哥休息。

淡淡的看了眼止水,让他感受到自己身为弟控的心情后,鼬带着他们来到木叶大门口,解开隐蔽它的结界,在守门忍者的那里签到后走进了木叶村。

木叶村还是那么安宁,积雪未化的场景更是让这个可爱的村子多出了一份祥和。

“回来了啊。”止水环视四周脸上带着浓浓笑意的人们不由得感叹道。回到了木叶村,马上也要回到自己的族群,这让在外漂泊的他突然有了一种终于有了一个家,将要回家的感觉。所谓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觉充斥心底,但失去记忆的他无法充分理解这种感情。

“嗯,回来了。”鼬的目标在火影楼,“佐助,你先回家,我和你止水哥哥还有点事。”

佐助也算听话,点了点头,接过鼬身上几个封印着行李的卷轴,说了句赶紧回来就向着宇智波一族的驻地走去。

鼬和止水对视一眼,互相都明白意思,于是他们双双一个瞬身术出现在火影工作室门口。

鼬敲了敲门,恭敬道:“火影大人,我是宇智波鼬。”

屋里传来一个苍老但有精神的声音,是三代目:“鼬啊,进来吧。”

“是。”鼬应了一声,推门而进,紧接其后的,是面色严肃的止水。

三代从文件里抬起头,推了推鼻子上的老花镜。随即他似乎在鼬身边看到了什么,用手将老花镜一下子摘下来,他起身,带着点激动的开口道:“宇智波止水?”

“是的,三代目大人。木叶忍者宇智波止水回归。”止水单膝跪下,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成拳杵在地上,他的头低的很深,没有去看这位激动的老人。

“鼬,这是怎么回事。”三代仅是片刻就恢复原状,叼着他那把大烟袋,眼神凌厉,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鼬。

鼬也同样单膝跪下,只不过他的头抬了起来,目光毫不退缩的与三代目的相接:“三代目大人,他确实是真正的宇智波止水。”他眨了下眼,眼帘垂了下来,回忆着,“当时我带着佐助正在火之国的一个游乐园,便碰到了宇智波止水。经过我的再三确认,他确实是止水本人,只不过丧失了记忆。”

三代目叼着烟斗,眼神变的隐晦不明,他细细的吐了个烟圈,眯了眯眼,像是在享受似的。火影办公室里静的几乎只能听见三代目的吐息声。这个老人叹了口气,终究是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属下:“止水回来实属不易,他丧失了记忆就等于要重活一次……暗部不再需要他了。”

“三代目大人。”即使是鼬也没想到谈话是如此轻松。

“止水死而复生算是奇迹了,鼬,暗部不能再次剥夺他的生命。”三代目有些疲惫的笑着,眼底的三条鱼尾纹似乎又加深了许多,“带他回去吧,团藏那里有我,你不用担心。”

“是,三代目大人。”鼬感激的点了下头,和止水一同起身,向那个可敬的老人深深鞠了一躬。

“我会将宇智波止水定位为上忍,当然接任务肯定是免不了的。”三代目吸着烟斗慈祥地笑着,为这两位器重的下属,也是为了木叶的新生代,“止水有时间去学校带带学生吧,也算是给我一个解释的理由啊。”

“是。”止水目光炯炯,明白了三代目的意思。他开始佩服这位身为火影的老人了。

“好了,退下吧。”三代挥挥手,起身走到窗前,俯视着下面安宁怀着希望的村子,像是一位父亲在温柔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

“是。”两人点头,表达了对三代目的敬意后开门走了出去。

“我这个火影也该为小辈想想了。”

关门时,老人如同叹息般的话语从屋内飘出。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