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哎既然七夕了,我就抓紧码文来了一更
这章很生硬,但总算符合七夕的粉红气氛【慎】
【然后看我文的大家有时间的话就麻烦在底下回复一下是这样的文风看着舒服,还是之前的文风看着舒服,拜托了。】
最后所有之前要注意的事项在这章都要重点注意【慎】


那行,下面文


/九/

“哥哥,我今天有点事,先走了!”一大早,佐助反常的没有赖床,刚醒就一个鱼跃蹦起来,开始穿衣服刷牙洗脸,他样子急急忙忙的,看上去像似乎在赶什么聚会那样。

然而在鼬的脑海里,他似乎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什么事?”

“啊,有个白痴叫我去今天的甜点街,今天是他们这的什么圣诞节。”佐助跑到门房,开始穿鞋,“那我先走了,哥哥再见。”

“嗯,路上小心。”鼬点点头,目送佐助出了门。心里想着他嘴里的“白痴”是哪位,竟然能从他身边把佐助拐走。

这么想着,他仔细地叠好佐助的那份被子,把它整齐的摞在自己那份被子的上面。接着坐在了面对花园的木走廊里,合上眼帘,听着干树枝被风吹的莎莎响,感觉十分惬意。

猛的,他清晰的感觉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房间的院子里。正常人一般都会直接走门的。他一瞬间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紧张了起来,但人还是看起来风轻云淡的闭眼坐在那里,还悠哉的晃起了两条白皙的小腿。

来了。

鼬猛的睁开眼,藏在手中的苦无瞬间随着身体的动作向前刺去。锋利的苦无破风袭去,却在下一刻及时收势,停在了那人的咽喉。

不为什么,只因为那人是止水。

“鼬,是我。”止水毫不紧张的推开脖间的苦无,看上去一点压力都没有。与其说是没有压力,还不如说他压根就没想过鼬会伤害他。

“止水?你怎么在这。”鼬有些讶然,微微长大了嘴,顺着止水的推势收回了手上的苦无。他不光惊讶于止水为什么在这,也惊讶于止水记起了潜入的方法,虽然在鼬眼里很小儿科,但是止水记起来了一点还是一件不错的事。

“我是来找你玩的,我六日双休,今天甜点街又有活动,我想到你喜欢甜食,就想带你一起去看看。”止水笑眯眯的,解释道,“而且今天是圣诞节哦,鼬你一定没有接触过吧。”

“圣诞节。”鼬有些好奇,今天已经有两次提到这个节日了,莫非在这里这是个很重要的节日?虽然圣诞节这个节日有些诱惑力,但他还是想知道关于止水记忆的事,“比起那个,你想起了潜入技能,其他的有印象吗?”

“没有呢,我只是今天特别想见到你,所以就想起来了一点,不过还是被你发现了哈哈,看来我也不怎么样。”止水抓了抓头,有些抱歉的笑道。

“止水是强大的忍者。”鼬低头,小声地嘟囔着。

“嗯?什么?”止水凑过来,一头软软的卷毛若有若无的蹭了蹭鼬的侧脸。

“没什么。”鼬有些紧张的偏过头,脸红着躲开了止水毛茸茸的脑袋。

“这样啊,”止水眼角带着莫名的笑意,“我们去甜点街怎么样?”

鼬默默思索了一会,想着佐助也去了甜点街,自己要是去的话可能会碰到他,还有可能知道那位能从他身边拐走佐助,名为白痴的人到底是何面目。

“好,走吧。”

路上他们聊了好多,在快到的时候止水突然发问:

“鼬知道圣诞节吗?”

“嗯……原来是不知道的,但是听你们说过这个名字。”

“这样啊……”止水意义不明的笑了笑。

“怎么了?”鼬侧脸,疑惑的看着止水。

“哈,没什么,说起来,甜点街到了哦。”止水把鼬的注意力调转到了甜点街上,看着他双眼放光的样子感觉自己心里痒痒的。

甜点街不算大,只有那么一条,但是它明显比其他的街道更富有吸引人的气息。身处这条街道的都是买糖、买甜点的小店铺,他们把自己的小屋刷成花花绿绿的十分引人注目。这里的人总是很多,今天更是人满为患,穿着羽绒服的人在里面呜呜泱泱的一大片,但还是有人受不住这条街里面的香味,兴奋的加入到其中。

但鼬仍旧努力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参与进去的心情,他不喜欢一身汗的感觉,虽然自己并没有穿羽绒服。

止水看出了鼬的犹豫,自信的拍胸脯:“都走到这里了,还不进去玩玩,我可以走你前面,帮你分担分担嘛。”

“可、”

“好啦走吧,你保证会开心的。”止水一把将鼬有点冷的手包在自己温热的大手里,然后拉着他找了条人还算少的路线,向着开活动的地方走去。

鼬任由他拉着,也不挣脱,随着他的脚步走向人群。

他们挑的路线人是比别的地方少很多,但他们也有不得不穿越众多的人群的时候。每当这时止水就会走在鼬身前,像母鸡护仔一样的把他护在身后。但即使是这样,鼬还是被挤的用胳膊撑着他的后背,防止自己一个踉跄就贴上他。

终于越过人群,他们来到了一个较空旷的场地。这个场地里有一个小圈子,它开口向着街边的一个被刷成白色的小店,被半人高的黑色栅栏围起来,大概也就能容入六、七个人的样子。现在那个小圈子外围了一群人,看来是因为这样,这里的场地才会显得空旷吧。

两人挤进小圈子外围着的一群人里,到了第一排,看着圈子里正在进行的活动,各自表情不一。

小圈子有六七个人,里面正在进行一项很有意思的活动,这项活动是围成圈传气球。说是传气球可不是普通的传气球,这项活动不能用手,只能用身体各部分传球,当然也可以用嘴。

现在那圈子里的六个人有两个人正在用嘴传气球,因为这里的气球和普通的不一样有两个扎气球的结,所以用嘴叼着那两个结倒是传的更简单了些。

“鼬,玩吗,等他们玩完了,咱们就举手吧?”止水看着脸颊微红的鼬,心想果然带鼬来是正确的,然后笑开了花。

“止水,这不太好吧。”鼬眼神躲避,就是不肯看止水的眼睛,脸颊似乎又红了一点。

“不行吗……亏我查到了这里带鼬来的,这里赢了这后可以免费得到自己想要的甜点,我还以为鼬会喜欢的……”止水听后耸拉着脑袋,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身边还诡异的环绕着颓废的黑气。

鼬见他这样,总感觉是自己欺负他了似的,眨了眨眼,想着止水也是一片好心。不想辜负他的一片好意,于是只得无奈同意

“嗯。”

“真的!”止水一下子抬起脑袋,全身似乎都注入了活力,整个人精神奕奕的,完全看不出刚刚那个人是他,“果然小鼬最好了。”

“嗯,不过就一次。”鼬总有一种自己被大灰狼盯上的感觉,可又想不出来那是怎么回事,只能同意止水的想法。

等到小圈子里的人笑着离场后,止水拉着鼬举起了手。他们很快被叫进圈子里,准备开始游戏。

集齐六个人玩这个游戏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在场的人几乎都是起哄的。即使有人为了美味的甜点而参加,那也是极少的。

然而这回两人参加的这次还是比较快的集齐了六个人。分别是止水、鼬、佐助、鸣人、还有金和银。他们围成一圈,面对面站着。

“为什么我一定被你这个大白痴拉来参加啊。”佐助瞪了眼鸣人,不屑地扭过头,他诡异的看着鼬,无视了鸣人活蹦乱跳的解释,“还有哥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鼬明白了拐走弟弟的白痴是何方神圣了,可他一点一开心不起来,他听着佐助的问题,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弟弟解释。

腰似乎被什么人戳了一下,鼬看着身边戳他的止水,十分不解。

止水对他眨了下眼,做了一个交给我的表情对佐助解释道:“是我把你哥拉出来的,有什么问题吗,或者是说你想把小鼬从我这里抢走吗。”

抢走什么的。鼬别扭的转头看着老板,想要打断两人的话题:“开始吧。”

佐助想要争辩的话被堵在了嘴里,他眼神在止水和自家哥哥的两人之间徘徊,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笑着点点头,搞得他旁边的鸣人拉着他双眼放光欢天喜地的告诉他笑一笑真好看。

店长走出来平息了众人的说话声,咳了两声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那么我说一下这个规则,说起来很简单啊,就是不用手把这个气球互相围圈传,因为看你们是三组的样子,所以你们只要其他两组掉球了,游戏就结束,没掉球的一组胜,会得到一份自选甜点。好了,下面开始!”

这显然是一个比较暧昧的游戏。

店长将一个气球递给离他最近的金,金很是自然的用嘴叼着气球递给了银,银接过,调整了一下,把球夹到了肩膀和头之间递给止水,止水毫不避讳的用嘴叼起来然后转头笑眯眯的看着鼬,然而鼬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将气球叼过去,而是在额头附了一层薄薄的查克拉,低头将气球黏在了上面。在止水的视线里,他只看到了一头滑顺的黑发。

“哇,这位选手竟然用额头顶球,真是不可思议啊。”店长变成了主播吐槽到。

鼬用额头把气球递给在脸颊上附了层查克拉的佐助,两人传球时各自微笑着,互相都明白了心中所想。

佐助将气球传到一边鸣人同样吸附着查克拉的脸上,鸣人大笑着,信心满满的大笑着:“佐助交给我吧!”然后查克拉一松,气球掉了。

“超级无敌大白痴。”佐助又气又笑,瞪了眼他后拉着他退到一边。

“有掉球的了呢,看来这组的胜负马上就见分晓了!”店长夸张的解说道。

四个人互相传着球,几圈了都没人掉球。

金和银本来就是一对情侣,所以用嘴传的很稳,而止水和鼬都是用查克拉,就更稳了。双方僵持不下。

刚刚好像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扫过自己的耳垂。鼬将气球传给金后疑惑的回头看止水。止水正偷偷瞄着鼬,看到鼬回头看他,就大大方方的给了他一个异常灿烂的笑脸。

错觉吧。鼬看他并没什么不一样,对着自己安慰到。

终于,那边终于掉球了,鼬喜笑颜开,胜利看来是属于他们的了。

“好了!胜负已分!”店长宣布到,他鼓起了掌,将气球从地上捡了起来,“那么,这一组的两位想要什么甜点呢?”

“我没关系,听你的。”止水将选蛋糕的机会全权交给了鼬。

鼬感谢的看了止水一眼,毫不犹豫的点了店里那个又西红柿点缀的奶油蛋糕。

鼬接过蛋糕,道了谢后,把它脱手转给佐助。佐助正在跟鸣人拌嘴,当看到番茄蛋糕的时候连拌嘴都忘了,先是推辞了一番,然后收下,开开心心的对着鼬和鸣人毫不吝啬的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鸣人很开心,想着自己以后也要送佐助番茄然后天天看到这份笑。而止水很郁闷,表示自己即使送了布丁也不会见鼬一笑,反而把他惹急了,果然下回要送三色丸子吗。

他们四个欢欢喜喜的走出甜点街,发现天空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鸣人还想带着佐助再遛会,而鼬的意思是回旅馆里泡泡温泉好好洗个澡。

两组人分道扬镳,这边止水和鼬回了旅馆坐在走廊上看雪。

大雪鹅毛般纷纷扬扬的落下,然后在地上默默化掉。两人之间互相沉默着,都看着飘舞的雪,不发一语。今年的雪似乎格外多,已经下了三场不止。

“鼬,”止水突然对鼬说,打破了这份静谧,“圣诞节快乐。”

“嗯,圣诞节快乐。”鼬静静的坐在那里,只有双腿时不时的晃几下,证明他现在很开心。

“然后呢,圣诞节是要有礼物的。”止水从身后拿出一个不大的长方形的礼物盒,这个礼物盒是红色的,上面绑着白色的丝带,“给你的,鼬,拆开看看?”

鼬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黑色的眸子里印着那个礼物盒:“谢谢,但是我没有给你准备……”他接过礼物盒,以至于抱歉的,手紧紧的攒着它。

“哪里,我早就收到最好的礼物了哦。”止水用食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耳垂,又向鼬眨了下眼。长长的睫毛似乎轻轻扫过了鼬的心田,让他心里那只属于止水的田野被温暖的春风拂过,他咬着牙,脸上红红的:“谢谢。”

“哈哈,没什么,因为我最喜欢鼬了啊。”止水将视线转向别处,但鼬还是能看到他眼里的坚定,他怀疑自己是听错了,问了一句,“什么?”

止水将视线挪回来,看着鼬一字一顿地认真道:

“我最喜欢小鼬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宣誓,带着一种坚定不移的感觉。像是婚礼上的承诺,虽然只是一句话,却重如泰山。起码从鼬的耳朵里,听出了责任的味道。

“我也喜欢你啊,止水,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鼬对止水说,表情严肃。

“哈,那真是太好了。”止水一下子使气氛放松起来,“说起来鼬还没有看礼物呢,来来来,快拆开看看。”

鼬顺着止水的话小心的拆开了那个红色的盒子,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一条红色的围脖,上面的红色毛线每根都紧紧的缠在一起,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形成了这条长长的围脖。围脖的最后还绣着一支三色丸子,只不过着三个罗列在一起的丸子是白色的,用红色的丝线勾勒出圆圆的线条。

鼬慢慢的抚摸着这条围脖,露出笑意:“谢谢,止水,看来今年的冬天不会冷了。”

“能得到您的赞赏我很开心。”止水行了一个十分正式的礼,就好像一个王子在对待自己最可爱的公主,“好了,那鼬就去泡温泉吧,我也走了。”

“嗯,好,期待再访。”鼬送止水出了温泉旅馆的门,靠在旅馆大门的木门框上目送他渐渐远去直到消失,他静静的站在大雪里,手中轻柔的抚摸着那条红围脖。

“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啊,一直,从小时候就开始。”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