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我来了。
我懒,所以完不完结不一定。【慎】
脑洞少,文笔在看了大大们写的文后觉得自己就是渣渣【慎】
因为我想让他们开心就强行甜了,不要吐槽【慎】
OOC【慎】
/幸福与爱属于他们,一切错都怪我/


那行,下面文


/七/

昏黄的灯光在头顶照耀着甜点店内靠窗的两人,可能是因为选的是复古灯泡的原因,不管是光还是它本身的温度都暖了一些。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在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地毯。行人急匆匆的走着,硬生生的把这层地毯毫不留情的踩了个粉碎。

想来只有屋顶上的雪没有被人踏足过吧。在结束了一个话题后,鼬望着窗外,看了看已晚的天色,想起旅馆内肯定已经睡下了的佐助,有些惋惜的打算与止水道别。

“要走了吗?鼬。”止水善解人意的先一步提出了,他右手托腮,微笑着望着坐的笔直的鼬,“把布丁吃了再走呗?买都买了,你肯定不会拒绝的吧?”

甜食控·鼬看了眼在灯光下泛着光韵的布丁,又看了眼自从双眼尽失,一看就知道一定没有怎么好好吃饭的止水削尖的下巴,毅然将布丁推向了他那方:“你应该长点肉。”

“嗯?噗,哈哈。”止水托着头的手一个踉跄,不敢置信地笑了起来,在漫画里唯二的执着就是团子的宇智波鼬竟然拒绝了甜食,而且看眼前人的样子,脸上大大写着的明显就是舍不得三个大字。凭他止水的眼力,看得清清楚楚。

“你笑什么。”

面前被他笑的恼羞成怒的人更是逗笑了他,可他还是收敛了自己的感情,没有进一步的挑逗眼前死死盯着他的人:“没、没什么,明明你吃了那么多团子还是那么瘦,我吃一个布丁难道就会长肉吗?”止水本来还想吐槽一下鼬的神逻辑,但是他对面的鼬在给了他一个极其斯文的怒瞪,掷地有声的说了再见,直接起身向门口后,他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三口两口吃掉这个被冷落了半天的布丁,将正好的钱压在盘子地下,起身追了出去。

他跑到鼬的身边,开始搭话,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你住在这个方向吗?”

“嗯。”鼬处理好了心情,也放慢了脚步,暗骂自己在止水面前太小孩子气了。

“那真巧,我也是在这边。”止水笑了笑,目睹了一片雪花优哉游哉地飘到鼬宽大的衣领上,于是他眼疾手快的将那片调皮的雪花用手抚去,指腹很不小心划过了鼬的脖子,“我送你吧。”他下意识地认为体型偏瘦的鼬比自己更容易被当成劫财的目标,尤其是他还长得这么好看。于是,这样想的他完全将鼬是个忍者比普通人厉害的事实抛到了脑后。

鼬因为止水的触碰微微地顿了下,然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询问道:“能给我讲讲你死而复生的经历吗?止水。”他的眼里透着求知欲,更多的是对止水深深的关心。

“鼬想听?”

“嗯。”

“那我就给你讲。”

止水注视着鼬那纯黑的眸子,觉得那简直比漫天眨眼睛的星辰还要可爱。

“当时睁眼时我认为我真的要死了。”他感到身旁的鼬颤了下,“似乎漂流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被人捡到了,是个白头发的元气老人,他告诉我他叫做自来也。那位恩人把奄奄一息的我带到了一个叫大蛇丸的人那里,让他给我装上了新的眼睛,如你所见,还是写轮眼。”止水把三勾玉的写轮眼亮出来给鼬看,“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但我想他不会对宇智波有害的,因为他说他把最后两只眼睛给了我,因此我十分感谢他。”

“之后我听他的话好好休息了一个星期,摘下眼睛上的绷带就看到了这个世界,可能是他在我不知道时把我送到了这里吧。于是我就开始养活我自己,在我发现自己没有存在于这个国家所必须的居民证等东西后,我开始做起了当大玩偶的工作,如你所见。”止水很轻松地笑了笑,“大家都待我不错,孩子们也很可爱,除了工资少了点之外一切都好。我在这附近租了个不算太差的房子,这几个月都是这么度过的。然后你就来了,对我说了之前宇智波一族、叛变、忍者、木叶的事情。”

“说实话,遇到你我才真正感觉到了生活的真实性,之前的一切我都过得云里雾里的,想知道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直到遇到了你,鼬。”止水真诚的看着他,语气里没有一点虚假,他微笑着,好像得到了什么十分宝贵的珍宝,“对我来说,你就像一座灯塔,点明了我一直想抓住的东西,让我好好看清楚了生活方向。我知道这么描写很抽象,但这是最好的描写,我真的很感谢你。”

止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上挑的眼角在鼬现在看起来充满了讽刺。止水从小就是他的老师,止水不仅限于族群眼光放得很长远,以至于他也被他带的有了大局观,该说感谢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况且,自己极端的采用了屠杀的方式解决了叛乱,维护了宇智波的尊严,这本来就是一种罪恶的表现。鼬知道,如果是止水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可是他却跳下了南贺河,现在才被找到。

鼬心中充满了愧疚,不得不感叹命运弄人,“不用谢我,谢你自己吧。还有,我到了。”

“那好,锵锵!——止水成功完成任务。”止水故作兴奋的笑着,做了个警察敬礼的动作,“你弟弟,呃,佐助一定还在等你吧,快回去吧。”他并没有说再见,因为他认为他和鼬之间不需要什么再见,并且他理直气壮的也认为鼬也是这么想的。

“嗯,路上小心。”果然,鼬也同样默契的没说,他打开温泉旅馆竹制的推门,径直走进去,发尾在空中轻颤了下,被止水捉住又随着鼬的动作放开。鼬感到头发的拉力,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只见止水一脸纯良的笑眯眯的望着他,见他转头,故意向他眨了下眼。

鼬耳尖湛红,迅速扭过头,大步走回自己房间。

止水在门外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接着慢慢摩擦了几下刚刚捉住鼬头发的手指。

“手感真不错。”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