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啊啊对没错,是族长/


然后止水出场了。/啊对没错,就是那个活蹦乱跳的止水(咳/
我很懒的,所以文能不能完是个问题【慎】
【我最喜欢挖坑了】
人物OOC是肯定的【慎】
脑洞少,文笔能看,啊,也就是能看而已【慎】
/一切幸福与爱是属于他们的,所以错的都怪我。/


那行,下面文


/五/

在吃完中午饭后,鼬和佐助决定了去游乐园大玩一番,原话是这样的:

“哥哥,下午去哪玩呢?”目光微微扫了扫桌子上的游乐园介绍。

会意,“游乐园?”

“嗯,既然哥哥想去,那我就奉陪好了。”

于是,他们来到了游乐园的大门前。因为两个人都用了变身术,所以混在普通人群中一点也不引人瞩目,别人一看只会认为是兄弟俩一块到游乐场玩而已。

小小的佐助的魂都被这个大大的游乐园吸进去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里的世界,眼睛似乎在发光。虽然他没有玩过,甚至说他见都没见过那些五彩缤纷的东西,但是他就是热血沸腾的想去玩。

“哥哥我先去买票,一会回来找你!”他迫不及待的接过鼬手里的钱,风一般的掠过广场上的人群,霎那间便找到了买票的队伍,并按耐住自己澎湃的心情乖乖的排在了队尾。

这边鼬回过神来佐助已经跑去买票了,于是他只能站在原地,欣赏着游乐园里的设施。

红色的巨大滑梯从天上一直垂在地面的大水池里,时不时会有一道列车从上面呼啸而过,然后猛地冲进水里,激起一片浪花,这时列车上的人群就会沸腾,刺激的大叫起来,即使隔着一个大门,鼬也足以听出他们心底的快乐。还有一个巨大的转轮,被一根粗大的柱子支撑在空中。它开启的时候会翻滚,旋转,甚至直接一个乾坤大挪移,每当它启动的时候,在上面坐着的人就会好好体会一下失重的冲击和速度的快感,然后等他们下来的时候,一定会好好思考一下人生,接着接近三分之一的人都会选择在玩一次。

鼬看着那些呼啸的器材,认为那只是些骗小孩的玩意,身为忍者,就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会被这个吓到。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鼬静静的等着佐助,打算他一回来就陪他去玩。

他默默的在原地呆着,与其他人格格不入。过了一会,他发现一个毛茸茸的诡异的黑色大熊正在向他走来。他有些诧异,但没太在意,以为这只熊是来找其他人的,只是这个他寻找的人是与他站在同一条路线上罢了。

然而这只熊很快就让他明白过来,他的想法是错的。

原因是一道向他打招呼的熟悉的声音:

“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熊本熊一定会帮助你的哦。”

瞳孔骤然缩紧。

即使他的声音被刻意的压低沉,即使他的声音为了更贴切熊的设定被刻意变憨,即使连他本人都没有见到而是隔着一层玩偶的皮。但宇智波鼬就是知道他是止水,他一定是止水。那种熟悉的感觉虽然变得陌生,可是那种感觉他是到死都不会忘的,因为那是止水,所以他就是止水。

鼬愣愣的看着这只熊,这只长相可爱的熊,自己的心里已经开始被“止水没有死。”刷屏了,他怔怔的看着它,像是要透过外面这层玩偶皮看到里面那个他永远放不下的人。

“你……刚刚是说,一定会帮助我的吧。”鼬终于回过神来,调整了一下自己失礼的表情,淡淡的看着这只熊说。

“嗯,对哦,这位客人刚刚愣神了哦,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他的声音变回原本的清澈。聪明如止水,早在鼬呆呆看着他时就明白过来,眼前的人不简单,或许能告诉自己过去的事,让自己想起来也说不定。

鼬听着耳边一直希望再次听到的声音,极力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保持着表面的镇定:“能……请你,把头套摘下来吗?”即使自己认出来了,但还是想要看到他的脸好好确定一番。

“这可不行呦,现在是我的工作中,我现在就是一只熊本熊而已,不能够摘头套的。不然小朋友看到自己喜欢的生物突然变成了人,可是会哭的。”这只熊本熊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澈,可却用这个声音把鼬推得很远,“不过如果您是在想要知道我的真面目的话,不妨在今天下午五点在这个地方等我。那时候是我的下班时间,可以满足一下您的需要。”

“……嗯,拜托您了。”鼬自嘲的笑了笑,向这只狡猾的熊点点头。明明声音都透露出来就不符合工作的规矩了,还要等到下午再见面,真像止水的风格啊。

熊停顿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鼬能够这么迅速的决定与自己的见面,随即带着笑意与鼬告别:“那我就先继续工作了,祝您游乐愉快。”

后来佐助买完票,拉着他一阵疯玩,而鼬完全没有认真体会游乐场的愉快,脑子里全都是止水与他的约定,这约定与止水带给他的回忆纠缠在一起,让他看见什么都没有兴趣了,玩不知味的任由佐助拉着他逛,而异常开心的佐助也被鼬不似平常的面瘫骗过了,所以一点也没注意到鼬言语之间的僵硬。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当佐助意犹未尽拉着他从游乐场出来,回到旅馆后,已经是四点半了。鼬突然惊醒,连椅子都没坐热就披上衣服匆忙开了门打算出去。游乐场离这里按普通人的速度要一个多小时,他必须要运用忍足去赴那个五点之约。

出门的最后他还是没忘了给正在泡温泉的佐助留一张纸条,告诉他自己的去向与大概归来的时间不让他着急,随即就箭一般的向着游乐场飞去。

止水的事堵满了鼬的脑子,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要见到一个人。他有好多好多的问题要问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说给他,有好多好多思念想要传递给他,有好多好多对于宇智波的计划想要告诉他。那一夜的事情鼬忘不了,别天神只能施加于一个人,所以还是无法改变大半个族群的意识,所以在那夜他成了只会杀人的人斩,他冰冷的砍杀了那些反动派,接近于半个族群。鼬认为这是他自己气量的问题,他没有完成止水的寄托,他想请求止水的原谅,他想得到他的宽恕。

现在得知这个人没有死,他的欲望又膨胀了一份,他不得不希望这个人能再次回到木叶村,以一个英雄的名号。

脚下的速度又加了一分,鼬飞快的向着那个游乐场,无比期待地冲了过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