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啊,我快懒死了。

【念与幸福】/止鼬/

失忆止水X宇智波鼬/好吧这回彻底改成族长了/


这章算是个过渡吧,也大概介绍一下背景。下一章就能看到活生生活蹦乱跳的止水了哦(咳
我懒,所以能不能完结不一定【慎】
【我最喜欢挖坑了】
当然会尽力填【不要信】
OOC【慎】
脑洞少,文笔能看,啊,也就是能看而已【慎】


那就这样,以下文


/四/

第二天,在雪地里躺了差不多半小时的鼬被宇智波的医生鉴定为发了高烧,在开了药、从新包扎了伤口后,这位医生与佐助达成了共识,一致要他在家卧病三天,且什么都不能干,不管是工作还是任务,甚至是走路也不行。

宇智波·真·工作狂·鼬听到这当然不干了,在医务室里力排众议,面瘫着否认了医生的一项又一项命令,把医生气的直接拍桌子起来大骂他这个族长不争气,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可鼬无动于衷,依旧淡淡的坐着,把医生弄的没办法,只能同意他在床上批文件两小时的意见。鼬用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表示自己大喜过望的心情,并感谢医生后,被佐助架着回到了家里床上。

同时,火影也在第二天通过卡卡西得知鼬生病的事实。他看着鼬所管理的欣欣向荣的宇智波一族,觉得事情差不多后,慷慨的一挥手,以太过辛苦积劳成疾为由,直接给宇智波鼬放了一个月的假。于是这个代理族长的艰巨任务就压到了生性爱玩的带土身上,可算是苦了他了。这一个月对于忍者算是比较长的时间了,可火影还是将这个长假给了鼬,他可不想这么好的苗子被工作压倒了。

佐助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喜过望,十分善解人意的为鼬和自己开了一个月的出村条。然后欢欢喜喜的捧着出村条,一路上蹦蹦跳跳的跑到了鼬的身边,小孩献宝似的将它献给鼬,然后一副期待的样子。

他不像宇智波鼬,热爱着自己的村子与族群,他希望去看看木叶村以外的地方。一个科技发展迅速的国家,必须有一个忍者村作为战争武器,木叶村是属于火之国,而火之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这里有游乐场,商业街,超棒的温泉旅馆,还有各种经济划算的小玩意。那里不像木叶村,为了至高的战力而闭塞自己,努力训练忍者。那里花花绿绿,带有现代化的气息,那里开放、发达,是一个对于忍者来说新的世界。

佐助眨着大大的黑眼睛,兴奋地看着鼬:“哥哥,一个月的假期哦,等你养好了伤,我们出村看看好不好?”

“出村?”鼬想了想,听说那里是一座繁华的都市,那肯定会有一些比木叶更败坏的黑暗之地,如果佐助去的话被教坏了怎么办?他看看佐助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星星眼,如果回来时自家弟弟的眼睛不再这么清澈怎么办?“不行。”

“为什么!外面有好多好玩的哦,哥哥出村做任务时即使见过也没玩过吧?这次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出去玩玩也好啊?”佐助属于小孩子的童心在胸膛里火热的跳动着,他就像一只幼鸟,执着于巢外面的世界,他不怕风雨,只是向着于自己的心去飞翔。

鼬看着佐助装满了期待的表情,眼前突然闪过他亲眼目睹父母身死时的痛苦表情,那个嚎啕大哭的佐助是鼬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看着眼前佐助着急且热衷的表情,他不能再次辜负他的期望了。什么黑暗的一面,人性的丑陋都让他这个哥哥承担,而作为弟弟的,只要负责开心就好了。

“好,两天之后我们出发。”

“耶!哥哥最好了!”闻言,佐助的瞳孔一瞬间放大,开心的直接蹦了起来,然后一下扑到鼬身上,在发现鼬紧皱的眉头时,知道自己压到鼬的伤口了,于是他立马爬起来,乖乖躺到鼬的身边,抱着他一条胳膊,幸福的滔滔不绝,“不过两天可不够哥哥养伤,我后天去收拾行李,哥哥休三天再走吧!我、我……咳,我只是有好多东西要收拾怕忘记了而已,还有我……”

于是佐助就在他耳边像蹦豆子一样说个不停,鼬一边听着,一边继续看起了文件,冬日的阳光从窗子外照进来,在两人身上洒下暖暖的光晕。

被佐助缠着叨叨了三天的鼬终于在答应佐助出行的那天摆脱了困扰,出了村。走过通往火之国的绿林道,来到了这个发展型国家内部,本来拉着鼬说这说那、谈天谈地的佐助终于将视线放在了道路新奇的景观上,长大了嘴看着,时不时发出“真漂亮。”“啊这个看起来好怪!”“哥哥你看那个叫「汽车」的东西会跑诶!啊不对,马车也会跑。”等类似于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赞叹声。

而把所有工作做完的鼬也难得没有想其他事情,和佐助一样默默欣赏着这个美丽的城市。

之前做任务时因为没有仔细观察,鼬并不认为火之国有多美丽。反正他来火之国接的都是血腥暴力的任务为主,在人斩的眼里,除了目标,其他的都不需要注意。现在以游客的身份来到火之国,他突然也像佐助似的被深深吸引了。

街道上行驶的汽车,有着落地玻璃窗的大厦,还有穿着花花绿绿的人,无一不吸引着他。这里的气氛十分和谐,又不是村子里那种安宁的感觉,有些微妙,但鼬很喜欢。

可能是因为他们服饰的不同吧,走在大街上总是会被人频频瞩目。也对,毕竟是正常人都不会大白天带着武器,穿着忍服,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走吧。路人皆用一种很中二的表情看着他们俩,甚至有几个还大胆的偷拍、评论、发朋友圈。

鼬被这些视线看得很不自在,轻微皱了下眉,在与佐助视线交错一下之后,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想呆在这里,先去找落脚点。”鼬点点头,拉起佐助施展瞬身术消失在了人们的眼中。

人群一阵嘘声,慢慢的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等等刚刚那个人是不是宇智波鼬?”

“小的呢?佐助?”

“爱玛火影忍者真人?cosplay?太还原了,鼬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拦我,我要去告白。”

“啊不拦你,我先去发个朋友圈,那一瞬间我照到了正脸照!”

“哦天啊,太帅了!妹子酷爱发我一张!快快!”

一时间平静的人群开始沸腾起来,宇智波兄弟的话题在网上二次元圈轰然传开,并且以浩大的声势更加沸沸扬扬。而两个肇事者正毫不知情的呆在一家靠近山林的温泉旅馆,悠闲地休息着。

“哥哥,我们去泡温泉吧!”佐助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脱光光,穿好浴衣,拿了块肥皂和一条小毛巾,兴致勃勃的询问鼬。而早就换好浴衣的鼬在这一瞬间与佐助达成了共识,在佐助询问过后,两人飞一般的奔向了温泉。

自己的伤经过医疗忍者每日的照顾已经愈合结咖长出了新肉,所以现在泡温泉也没关系。这么想着的鼬加快了清理自己的动作,后一步于佐助泡进了温泉。

温热的水温柔的包裹着鼬的身体,鼬享受着这种温度,把自己头以下的部分全都埋进了水里,他放松的让自己懒懒地靠在温泉边,感受着水流的律动。佐助早就玩疯了,在温泉里游来游去,那欢快的样子不知道把平常的矜持丢到了哪里,像条鱼似的在水里撒着欢。

过了一会,佐助像是玩累了,把自己划到鼬身边,学着他的样子把自己泡起来,靠在鼬瘦削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眯眼休息着。而鼬也纵容的让他靠着,一只手放到佐助被水浸湿终于不炸的头上,一下一下地顺毛,感受着他们兄弟间独有的温情。

在享受完温泉,温泉酒,温泉馒头后,鼬和佐助把自己收拾好,去饭堂吃了饭,接着就直接回了他们自己合租的房间满足的躺在榻榻米上,回忆着美好的时光。

临近夜晚,鼬为佐助将床铺好,怀着“好不容易出来就多照顾照顾他吧。”的心情像小时候一样哄佐助睡觉。佐助在被哄的时候一直都红着个脸,气鼓鼓的样子,不过鼬倒是完全不在意,他最后顺了顺佐助的头发,微笑着看他进入了梦乡。

在确定佐助已经睡着后,怎么也无法让自己泛起睡意的鼬披衣起身,拉开对着院子的纸门,靠着纸门坐下,垂下腿,放松的欣赏着火之国的夜景。

火之国都市的夜被霓虹灯照的璀璨,即使是隔着很远都能看到一星星会变换颜色的光。那样灿烂的颜色让鼬不适应的移开了眼。相比那样繁华的夜晚,果然还是木叶村的宁静使他安心。视线远远的望着木叶村,那个安静美丽的地方,那个有止水存在痕迹的地方,仅仅是与那个地方分开了一天,鼬就已经产生了想要回去的念头。

原先在任务中还不怎么觉得,但是这回他却清楚感觉到了这样的感情。鼬屏蔽了它们,努力的使自己睡着。

想必已经到了深夜,鼬的眼神虚浮了起来,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一切都云里雾里的摸不着看不着,鼬的思想沉寂了下来,迷迷糊糊顺着自己的睡意进入了睡眠时间。

“晚安,止水。”

评论

热度(8)